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地城志#150

异域狂潮相关魔法物品

酸液发射器Acid Launcher
价格(物品等级):20,000 金币(15级)
佩戴部位:无(攻城武器)
施法者等级:10级
灵光:中等;(DC 20)塑能系 [强酸]
激活方式:见下文
重量:1,400 磅
这种魔法弩车不使用传统的弹药。相反,它发射一个酸液球体(最大射程800尺),在20尺半径的范围内爆炸。区域内的所有生物将受到10d6点强酸伤害,或者如果成功通过DC 15的反射豁免则减半。酸液发射器不需要攻击检定,占据5尺见方的空间,需要三人操作(或一个拥有六条手臂的生物)。操作酸液发射器为全员的整轮动作。该设备在制造时拥有50次充能——当使用完最后一次充能后,酸液发射器将熔化成一滩酸液,对其操作人员造成3d6点强酸伤害(反射 DC 15可以免受此伤害)。
制造前提:制造魔法武器和防具,酸雾术。
制造成本:10,000 金币,800 经验值,20天。

爆炸盘Blast Disk
价格(物品等级):3,000 金币(7级)
佩戴部位:无
施法者等级:10级
灵光:中等;(DC 20)塑能系(力场)
激活方式:标准(操作)
重量:1磅
爆炸盘看起来像是一个直径8英寸的漆黑色平盘,表面覆盖着纠缠的符文。当触发时,爆炸盘在10尺半径内爆炸,造成5d6点力场伤害(反射DC 14可减半)。这次爆炸将彻底消耗掉这个盘子,使其成为一次性使用的物品。
爆炸盘可以通过接近触发或设置一个最多五分钟的计时器来爆炸——一旦计时器设定,你可以通过触碰和一个移动等效动作来停用它。其他人只能通过进行DC 30的使用魔法装置检定和一个整轮动作来停用它。
如果设备设定为通过接近触发,爆炸盘在激活后3轮内准备启动。之后,当下一个小型或更大的生物进入它所在的方格时,它就会爆炸。该生物在减少爆炸盘造成的伤害的豁免上有-2的惩罚。
制造前提:制造奇物,魔法飞弹。
制造成本:1,500 金币,120 经验值,3天。

狄摩高根的暴烈之球Demogorgon's Bilious Sphere
价格(物品等级):高等神器
佩戴部位:手持
施法者等级:20级
灵光:强烈;(DC 25)防护、咒法、附魔、塑能
激活方式:见下文
重量:5磅
这根扭曲的铁棒顶端装饰着暴烈之球,这是对太阳宝珠的不敬模仿。任何善良生物持有这件高等神器时,将获得一个持续存在的负向等级;只要持续持有这根棒,这个负向等级就无法以任何方式消除,但不会导致实际等级的损失。
狄摩高根的暴烈之球具有以下能力:
· 它可作为一把+5重型硬头锤使用,在击中时额外造成+1d6点强酸伤害。持有者每天五次可以作为自由动作,将单次击中的强酸伤害提高至+3d6。
· 每天五次,可用来施放臭云术。
· 每天三次,可用来施放酸雾术。
· 每天三次,可以创造三个酸液球。这些球体的功能类似于炽焰法球,但它们发出绿光并造成强酸伤害。所有三个球体可以在一次移动动作中单独移动。
· 每天一次,可以用来在60尺范围内的一个生物中激发强烈的仇恨感。目标可以通过DC 23的意志豁免抵抗这一效果,否则它会将视线中的另一生物(由棒的使用者选择)视为最恨的敌人。目标必须尽其所能去杀死其敌人。这一效果持续直到敌人死亡或过去24小时;它可以像支配怪物那样被解除。
· 狄摩高根所青睐的生物可以每天一次作为自由动作获得以下好处之一:强酸免疫、4d12临时生命值、+6力量增强加值,或者DR 15/寒铁和善良。

力场飞弹弩车Force Missile Ballista
价格(物品等级):20,000 金币(15级)
佩戴部位:无(攻城武器)
施法者等级:10级
灵光:中等;(DC 20)塑能系(力场)
激活方式:见下文
重量:1,400 磅
这种弩车不使用传统的弹药。相反,它发射一连串五枚魔法飞弹,准确无误地击中800尺内的任一目标;每枚魔法飞弹造成1d4+1点力场伤害。在飞弹击中首个目标后,额外的飞弹将向首个目标30尺内的每个其他生物发射——这些飞弹同样也会准确无误地造成1d4+1点力场伤害。
力量飞弹弩车不需要攻击检定,占据5尺见方的空间,需要两人操作(或一个拥有四条手臂的生物)。操作力场飞弹弩车为全员的整轮动作。该设备在制造时拥有50次充能——当使用完最后一次充能后,力场飞弹弩车将爆发成一阵飞弹风暴,对30尺半径内的每个生物造成5d4+5点力场伤害。恶魔指挥官常常命令他们的部下保留设备的最后一次充能,直到敌人靠近他们时使用,作为最后的攻击手段。

卡勒姆的颅骨Skull of Kallum
价格(物品等级):高等神器
佩戴部位:手持
施法者等级:20级
灵光:强烈;(DC 25)死灵系
激活方式:见下文
重量:2磅
这是一颗人类的颅骨,外围横跨铜制带扣固定其下颚。颅骨经年累月,表面磨损且有污迹,其前四颗牙齿已失,额头上刻有一道用深渊语写成的符文发出微光。这颗颅骨曾属于冒险者卡勒姆·范德伯伦,后因其侄子凡瑟斯在恶魔戈瓦什的诱惑下谋害了他。在卡勒姆死后不久,戈瓦什夺取了这颗颅骨,并在狄摩高根的帮助下,在颅骨中封印了背叛的灵魂。
卡勒姆的颅骨可用作轻型武器。当生物使用它攻击时,颅骨的下颚会咬合并撕扯,造成1d6点穿刺、挥砍和钝击伤害。尽管颅骨对攻击或伤害检定没有增强加值,但它被视为魔法邪恶武器,用于克服伤害减免。
颅骨的真正力量在于背叛者的诅咒。每次颅骨造成伤害时,受害者必须进行DC22的意志豁免,否则将受到这个诅咒的影响。这个诅咒仅在战斗中显现——每轮有25%的几率,受诅咒者会试图用他最有效的攻击或法术伤害他最近的盟友,而非执行他原本的行动。如果附近没有盟友,他会向最近的可见目标移动。如果没有可见的盟友,被诅咒者将在愤怒与怒火中咆哮,并无法进行其他动作。
这个诅咒是一种影响心灵的胁迫效果。它可以通过神迹术或许愿术来移除,但如果施法者想通过移除诅咒来成功移除,则要通过DC 30施法者等级检定。

否决图腾Totem of Negation
价格(物品等级):200,000 金币(25级)
佩戴部位:手持
施法者等级:20级
灵光:强烈;(DC 25)防护、咒法、附魔、塑能
激活方式:见下文
重量:60磅
这是一个饰有嘲笑恶魔面孔的丑陋木制长杆,一端被尖锐化。最初由格拉兹特为对抗施法者敌军的战役中使用而创造,制造这些强大图腾的秘密后来被卖给了包括狄摩高根在内的多名恶魔领主。然而,制造一个否决图腾的昂贵成本确保了它们在战场上并不常见。
否决图腾是一次性使用的物品,一旦插入地面就会激活。此时,图腾会在60尺半径范围内创造一个死魔区,该区域内任何法术、类法术能力或超自然能力都无法发挥作用。只要图腾保持在原位,死魔区就会持续存在。生效的否决图腾通过一种效果固定在位,这种效果与不动权杖相同,但更为强大。这是唯一能在由否决图腾创造的死魔区内起作用的魔法效果。如果生物试图推动生效的否决图腾,必须进行DC 30的力量检定才能推倒图腾——这样做会结束死魔区,并使否决图腾变成一个普通的图腾柱。否决图腾也可以通过伤害被摧毁,但它有20点硬度和600点生命值。无论图腾被如何摧毁,死魔区都会立即停止运作。
制造前提:制造奇物,反魔场。
制造成本:100,000 金币,8,000 经验值,200天。
2
暗影法则 / 亡命远征——开端
« 最新帖子 由 马非鱼 今天15:52:15 »
母舰【阿瑞斯】

特征【大舰重炮、自动维修系统】
轨道激光:军需官可以在突袭类任务前使用1次智能单元使本次任务的遭遇骰骰池+ 1骰。

民众数量:约1100人
主导派系:【复国派】

文化:(当你完成的任务符合舰队文化特征时,每完成一定数量将获得额外奖励)
【尚武】(以弱胜强、高风险作战等)
【崇学】(回收科技、救下科研团队等)

初始数据记录:
时间+1,压力+1,情报+3,士气+4,补给+1,食物+1,黑弹+1,工程舰+1,护卫舰+2,补给舰+1


星系:新前线

它本来不是叫这个名字的,但是在溃兵大量涌入的当下,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称呼它,就好像这样的称呼能带来什么不同似的。

资源等级:0(资源勘察情况:差)


任务

(提示:未被选择的任务将自动失败,会应用惩罚)

突袭-扫雷
有一些慌张的友军比你们更早的撤离了这个星系,这本来没什么,但是他们在撤退的必经之路前布设了雷区。已经有其他友军在清理了,如果你们能帮忙的话可以更快一点。
奖励:+2士气,-1时间
惩罚:+1时间

突袭-狙击
你们收到情报,有一队仇敌斥候已经完成了对本星系的侦察,并准备跃迁离开。如果无法在他们离开前狙击他们,就意味着大批仇敌部队的出现。
奖励:+2士气,-1时间
惩罚:+1时间

侦察-区域
在约30年前,新前线星系依然有着一伙太空海盗占着小行星带称王称霸。其中一段小行星带被他们利用星舰残骸改造成一处优良的伏击带。有几件事要调查清楚:这伙海盗的动态如何?他们是否依然站在人类这边?以及,这个地方又是否利用起来作为狙击仇敌的阵地?
奖励:+2士气,-1时间
惩罚:+1时间


特殊

收编残兵
军需官可以建立一个 4 格的长期项目进程表用于代表筛选和收编残兵的过程;当进程表填满时,军士长可以将最多五位新兵加入舰队,此外也会有一些民众会被你们吸引,加入舰队。

??
(需要花情报揭示。)


能跃迁至:

“天平架”星系:一个曾经繁荣昌盛的星系,也是星际交通的重要节点。
3
伊格维尔伏宝藏三神器:

恶魔宝典The Demonomicon

伊格维尔伏获得了关于深渊各种居民的强大力量和知识。她将大量的力量和知识转移到这本巨大的皮革装帧书籍、染有灵液的页码中。这本黄铜镶边的书籍包含了关于下层位面强大邪恶生物的论文。根据情况,DM可以包括描述性材料和个人名字——即,通常保密并用于魔法目的的名字。

研究这本书需要一周时间,但完成后,施法者将获得准备和施展书中任何法术的能力,无视基于职业的限制或法术通常所在的职业法术列表。

恶魔宝典中更不寻常的法术包括深渊军团(SC 7),所有魔法阵圈法术(PH 249-250),传送预知(SC 13),放逐术(PH 203),束缚大法(PH 204),次元锚(PH 221),驱逐术(PH 222),异界之门(PH 234),高等传送预知(SC 13),高等异界誓缚(PH 261),地狱军团(SC 113),次级异界誓缚(PH 261),异界誓缚(PH 261),异界保护泡(SC 158),位面交换(SC 159),和拒魔守护(SC 171)。

此外,这版恶魔宝典包含了以下所有法术的通用转写universal transliterations:
1级——通晓语言、侦测混乱/邪恶/善良/秩序、魔化武器、防护混乱/邪恶/善良/秩序、召唤怪物I
2级——阵营武器、识破隐形、沉默术、召唤怪物II、诚实之域
3级——解除魔法、守卫刻纹、高等魔化武器、召唤怪物III、巧言术
4级——魅惑怪物、次元锚、驱逐术、生物定位术、次级异界盟约、召唤怪物IV
5级——破除结界、异界传送、召唤怪物V、真知术
6级——反魔场、高等解除魔法、排斥术、召唤怪物VI
7级——圣言、幻化灵体、力场监牢、召唤怪物VII
8级——召唤怪物VIII
9级——召唤怪物IX

最后,使用恶魔宝典的用户在所有涉及恶魔的知识检定上获得+15环境加值。


札吉监狱Prison of Zagig

据信只有五件这样的黄铜装置存在。每件几乎一模一样,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做工精细的小鸟笼。正常处理或检查无法发现其魔法性质。如果对札吉监狱施展侦测魔法法术,角色将感知到不确定性质的魔法——要么没有特定类型的魔法,要么是错误类型的魔法。

每个笼子都有永久的反魔法和反侦测法术,保护笼子的内外部。

只有施法者能够使用札吉监狱,当他或她学会激活它的咒语词时,装置就会与持有者同步。激活有两个效果。首先,笼子被CL 20的秘法锁封闭。第二个效果是,持有者能够通过说出触发词和念出一个施法时间为1轮的特殊命令法术,将一个生物囚禁在笼中。

命令必须包含被囚禁生物的个人名字personal name。如果该生物没有个人名字,则必须详细叙述其个人历史。被命令入狱的生物有权进行一次DC 35的意志豁免来抵抗这种强迫。

如果一个生物豁免失败,它的身高将被缩小至3英寸,并立即传送进笼子。由于笼内魔法不起作用,囚禁的生物不能使用法术或魔法物品自行解脱。囚禁的生物在监禁期间不需要食物或水,一旦释放即刻恢复原来的大小和能力。

札吉监狱不能通过力量或魔法被破坏。只有笼子的所有者,或能够解除奥术锁的人,才能释放囚禁的生物。敲击术术或类似的法术对这个锁无效。许愿术或类似改变现实的魔法也可以用来打开笼子。只有正常的视觉和听觉能够在札吉监狱内定位生物;法术和魔法物品无法定位生物。

操作札吉监狱所需的咒语词可以在伊格维尔伏的《恶魔宝典》中找到。操作札吉监狱需要四个词:激活词、触发词、命令词和释放词。


陶德的奇妙灯笼Daoud’s Wondrous Lanthorn

这件神器由上等黄金锻造,其精美的框架镶嵌有巨大的宝石和水晶透镜。内部燃烧着不熄的纯净火焰。灯笼的正面通常装有水晶透镜。灯笼的魔法力量会随着镶嵌的宝石透镜而变化。以下详述了各种透镜及其力量。

陶德的奇妙灯笼之焰除非耗尽燃料,否则无法熄灭。碎宝石作为燃料,储存在灯笼底部的一个小隔间中。可以使用以下数量的宝石来重新填充灯笼:
1.碎钻石,总价值10,000金币。
2.碎的东方托帕石、红宝石和蓝宝石,每种宝石类型总价值4,000金币。
3.七种不同颜色的杂色碎宝石,总价值15,000金币。每颗宝石的价值必须达到500金币或以上。

当发现灯笼时,它总是点燃且充满燃料的。如果在熄灭的灯笼中放入燃料,它将自行点亮。若作为普通灯笼使用,它可以持续燃烧100年。使用其力量会加速燃料的消耗。如果出于任何原因火焰熄灭,灯笼的持有者将立即死亡。

灯笼的四面可以加装遮光板,使得光线无法透出。如果所有四个开口都装上了水晶透镜,任何暴露于灯笼光芒下连续4小时的人,在接下来的12小时内无需食物、饮水或睡眠。连续24小时的曝光可治愈1d4+4点伤害,并暂时阻止疾病或中毒的效果。连续七天的曝光可以消灭困扰生物的所有疾病或中毒。

请注意,灯笼有七种宝石透镜,如下表所列。当发现灯笼时,它附带以下透镜:红宝石、黄玉、翡翠、钻石和四个水晶透镜。其余三个透镜位于其他地方。紫红色锆石透镜位于伊格维尔之角的C区或F区。紫水晶透镜可以在号角的空洞的12区找到。蓝宝石透镜的位置则由DM决定——可以在这些冒险中或作为未来任务的目标。

如果透镜破碎,可以更换。这需要一颗至少价值10,000金币的同类巨型宝石。需要进行一次DC 30的专业宝石切割(Profession gemcutter)检定来准备透镜,包括使用另一个现有透镜作为参考。然后,施法者必须对新透镜施展与原透镜力量相匹配的法术,作为目标或在法术的效果范围内。这必须紧接着施展一个永久性法术。只有复制现有样本的透镜才能起作用;不能制造原始透镜。

灯笼的魔法效果范围为30尺。这件神器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在10尺或更近的范围内,生物对灯笼的魔法没有豁免检定机会,其效果自动克服法术抗力。

当灯笼的三个开口被关闭,而在剩下的一个开口中插入一个透镜时,一束彩色的光线便会向前射出30英尺。然而,透镜的魔法力量直到灯笼的持有者发出命令时才会生效。单个棱镜的魔法力量只影响一个目标。宝石透镜可以组合以产生不同的效果。各种透镜、它们的效果及其燃料成本如下:
透镜类型   效果   燃料成本   DC
红宝石   人类定身术   5年   15
红宝石   怪物定身术   5年   17
东方翡翠   加速术   5年   15
钻石   七彩喷射   5年   13
蓝宝石   恐惧术   5年   16
东方紫水晶   狂暴术   5年   15
紫红色锆石   焰打术   5年   17
黄玉   缓慢术   5年   15
特殊(混合透镜)   困惑术   10年   16
特殊(混合透镜)   虹光喷射   50年   19
特殊(混合透镜)   虹光法球   50年   21
每个单独的棱镜的效果相当于其名称所代表的法术。单个棱镜的魔法力量每次使用时只影响一个目标。上表列出的燃料将在每次使用给定的法术效果时被消耗。如果剩余的燃料不足,便无法使用效果。困惑术、虹光喷射和虹光法球效果需要几个棱镜的组合。对于持续时间的法术,施法者的等级相当于施展该法术所需的最低等级。

如果在灯笼的每个开口都放置一个宝石透镜,并且然后将灯笼旋转,除了其持有者之外,30尺内的所有人都将受到如同困惑术的影响。在灯笼10尺范围内的受害者没有豁免检定的机会。这种效果在灯笼持有者的命令下操作,所有其他效果也同样如此。任何四种宝石透镜的组合都会产生这种效果。

如果拥有全部七个棱镜,并且灯笼的所有者将所有七个棱镜依次安装,无论顺序如何,都可以产生虹光喷射。每次使用七彩喷射有10%的机会摧毁1d4个棱镜。

如果将七个棱镜安排在四个开口中,使三个开口各有两个透镜,而第四个开口安置钻石透镜,则会创造出一个虹光法球。正确的顺序是:红宝石和紫红色锆石;黄玉和翡翠;蓝宝石和紫水晶;钻石。

操作灯笼的遮光板开启或关闭需要1轮时间。从一个开口中放入或取出一个透镜同样需要1轮。因此,更换一个宝石透镜为另一个需要2轮时间。在分心或威胁的情况下,灯笼的使用者有10%的机会(由DM秘密掷骰)错误地插入透镜。

陶德的奇妙灯笼是一件极具威力的神器,如果出售,其价值巨大。众所周知,仅四个棱镜的设备就被出价160,000金币。人们只能猜测,如果包括所有七个宝石透镜,其价格会是多少。
4
Dragon & Dungeon Magazine / 地城志#151 几个神器
« 最新帖子 由 蜜丝特拉入信者 今天15:02:14 »
萨瑞兹顿的哭嚎者Wailer of Tharizdun
价格:次级神器
身体部位:—(持有)
施法者等级:20级
灵光:刺目;(DC 25)咒法系和变化系
激活:标准动作(操作)
重量:8磅。
这个异常大的号角由铁制成,顶部覆盖着一种触感令人不适的冷冰冰的深色金属。
这个号角是一个次级神器,在一个魔法强盛的时代由效忠于熵与疯狂之主的施法者创造。它不再为其主要目的服务(见传说)。然而,当被一个混乱的个体持有时,它功能如同英灵号角(黄铜)。当被一个邪恶的个体持有时,它功能如同邪恶号角horn of evil。如果持有者既混乱又邪恶,它则功能如同英灵号角(银),并且其邪恶号角效果每天可用三次,而非仅一次。
这个号角还具有无法清除的固有污染。任何接触它的人每24小时内都会增加1d2点堕落点depravity,除非他们成功通过DC 21的意志豁免。
传说:这个被称为萨瑞兹顿的哭嚎者的巨大号角,曾被保存在一个遗忘的疯神大庙中。其主要用途是激活位于那个圣所最底层的魔法室(DC 20宗教知识或历史知识检定)。萨瑞兹顿的哭嚎者只能通过善良阵营的武器在浸泡了1小时被屠杀的恶魔血液后才能被摧毁。给予破坏性一击的个体将立即被清除所有污染。
先决条件:次级神器。
创造成本:次级神器。
5
五版规则(5E) / Re: 个人所整理的token合集
« 最新帖子 由 海底 今天14:37:19 »
感谢!
6
星尘的龙窝 / 第七章 河流诸王之战
« 最新帖子 由 \星尘/ 今天14:20:28 »
第七章 河流诸王之战

https://silverdragon.notion.site/d300133504b14b35888337da5e83c008?pvs=4

> “皮塔克斯使用了一种糟糕的策略,他们设法控制了德雷勒夫堡,联合虎王部落发起了对泰兹尔滩的进攻,这本来是个大威胁!但伊洛维提昏头选错了人,无能的小德雷勒夫男爵被我们的国王与他的朋友们耍的团团转,安米芮将军趁机一天不到就打下了德雷勒夫城。那虎王部落的酋长又是借皮塔克斯的资源寻找失落的阿玛格古墓,却殊不知黄雀在后,落得个被夺舍的下场,遗产还白白送给了我们!
现在伊洛维提是认真起来了…他收拢了德雷勒夫的败兵,重整驻扎在粼湖一侧与我们隔河相望,对丰饶的平原虎视眈眈。但奇怪的是,皮塔克斯的军队最近渐渐老实了,还有一封和谈的邀约送到了绿野——名为粼湖锦标的友谊赛与和平发展论坛。
这一定是个鸿门宴…(琳翠注:我才不会相信伊洛维提那个小心眼的国王能吃下大败仗!),但我们的确需要一段修养的和平时间恢复经济,毕竟前几个月的战争几乎把国库库存掏空了一半。当然,如果那真是一个友谊赛…我们的国王一定会打他个落花流水!”
                                                                                 ——《魏格纳斯大事记·第七部分》琳翠著
>

第七章需要调整的部分相对较多,伊洛维提用于吸引pl的招式可以说是直钩钓鱼不放饵,因此需要调整加强pl的动机。

第一部分:粼湖诡谋

击败阿玛格后是13级。

模组第一节粼湖诡谋的背景并不需要做什么调整,但为了增强pl收到粼湖锦标赛请柬前往后的动机,可以进行这样的王国修改。
**pl的王国在进行了收服德雷勒夫堡战争,并清剿泰兹尔滩与德雷勒夫两地的大量小股野蛮人与匪徒时消耗了大量的国库财力,很需要一定的和平时期休养生息。**这里的小股野蛮人来自于因失去酋长而开始报复行动的虎王部落(之前要设定为阿玛格为了快速找到古墓将部落化整为零四处搜寻),而匪徒来源于德雷勒夫逃出的残党。皮塔克斯一直暗中支持着他们,甚至派遣士兵指导游击作战,并许诺空头支票增强他们的反抗意识(参考建|国后的剿匪运动,当时某人到处发空头将军头衔云云)。
因此在收到这个可能的和谈机会后,会更情愿前往粼湖参与这个鸿门宴。

之后原样运行粼湖锦标赛,也可以按个人喜好增加新的项目。为了增强对抗性,可以将其改为一个类似魔法作弊的对决等等。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项的吹牛大会中,安娜梅德可以作为潜在的盟友(如果pc在开花季节的狩猎遭遇中与这个吟游诗人有所交际的话)。

此外,我个人将朱比罗斯特的个人任务“风马牛辩论会”也加入了这个比赛之中,作为一个小扩展。去除“神祠洞穴”遭遇,直接把乐子始祖夏依卡的摊位开到粼湖锦标赛边上。夏依卡同样对于灯王、娜芮莎与pl之间的棋局十分感兴趣,因此横叉一脚下了自己的注。而伊洛维提对这个不速之客显得无奈,加上娜芮莎的某种默契,便视之为无物了。
“风马牛辩论会”可以让dm为pl提供额外的情报与茶番娱乐时间,并完成朱比罗斯特的个人任务,对于相应的扮演指南与额外趣味内容,可以参考[【哔哩哔哩】朱比罗斯特个人任务—风牛马辩论会](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M4y1y7MY【哔哩哔哩】朱比罗斯特个人任务—风牛马辩论会)以及下面的游戏解包文本。

粼湖锦标赛是一个暗中严格隔绝消息流通的地方,当pl来到这里时,伊洛维提将命令潜伏于泰兹尔滩的军队发起突然袭击,并让自己的助手或替身与pl扯皮几日,他会提出相对尖锐的要求但又会适当让步。在取得一定战果后立刻与pl撕破脸皮派遣当地的伏兵抓捕pl,经过战斗后pl逃出,收到王国再次被围攻的坏消息。

第二节:敌阵之后

这里按模组原样运行战争遭遇与王国回合即可,可设置一场斩首战进行调味,在这里引入弱小模板后的怪物“狂猎斥候”(pf2是+3怪或者+2怪),指明皮塔克斯与第一世界的紧密联系。
个人建议是1-2个狂猎狗 14、一头狂猎骏骑 15坐骑与一位弱化狂猎射手 16,相当于+1怪与两个+2怪。强力pl可以双+1狗,一个+3射手,一个2a的+2坐骑

之后pl提升至14级。

第三节:白玫瑰的幽灵

典型的直钩钓鱼不放饵,需要修改一下动机,可以由如下或多种给出:。
“风马牛辩论会”的情报指向了这里-白玫瑰修道院存放着一件改变与皮国战局的至宝;
~~一位研究失窃之地并试图完成关于精灵论文的狐人法师(毛怒聂纽)提供了情报;~~
伊洛拉·那斯基、安娜梅德或其他从皮塔克斯叛逃的NPC提供了间接的情报,然后由王国的谍报组织给出;
….

总之,伊洛维提不会愚蠢到将pl主动引向自己存放神器“荆棘”的地方,这里的核心是让pl意识到白玫瑰修道院有着伊洛维提的宝贝或把柄/影响局势的重要物品/战略要地等等。

一个另外注意的点,荆棘这把智能武器可以调整pl对于娜芮莎的印象,引导至几种最后结局,建议好好利用。

此外,我的拥王者团准备让pl去打灯王本体,因此找到荆棘时准备发弱效的神话之力等(以及联动正义之怒)。

第四节与第五节:渗透、王宫

这是一个可以发挥pl创意的好地方,可以鼓励pl以富有创意的方法攻破皮塔克斯,而推荐的办法是多读几遍模组,满足pl的奇思妙想。
如果pl是踢门人,就按模组来吧x

**注意,需要提醒pl在进入宫殿前准备好15级的卡(进去就直接升级了)。**

- 风牛流马辩论会1
   
劇透 -   :
    ```jsx
    "strings":[
    “你为什么跟这群青蛙称兄道弟?”"},
    “你会参加辩论吗?”"},
    “那只狗头人说你们帮他阅读了规则……”"},
    “你看上去……有点苍白。”"},
    “为什么他们都变成了青蛙?他们跟你一起读了吗?”"},
    “你搞错了,我的朋友。如果你们其中有个人为狗头人阅读了规则,那么为什么没有人在大叫呢?你的两个兄弟都变成了青蛙,你怎么看?而且如果妮尔德已经目睹了发生的这一切,而且明白规则被人下了咒,那为什么她还要让我们去阅读?”"},
    “算了。我们稍后再聊!”"},
    “请明确回答,是你给规则下了咒吗?”"},
    “而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立刻住手,然后帮朱比罗斯特解除这个法术。”"},
    “好吧,我觉得这个恶作剧很不错。就保持这种状态吧!”"},
    “你以为规则上写了禁止打斗,我就不会动手?立刻解除法术,要不然有你好看!”"},
    “那么那名水妖精当时对法师做了什么?”"},
    “你也遭受了脱色的诅咒,是不是?”"},
    {n}这名苍白的侏儒充满热情地大声阅读。{/n}“……而这名年轻的法师不顾一切地想要挣脱他的镣铐,但只是徒劳无功!植物的枝芽牢牢地束缚住他。这名残酷而又美丽的水妖精向他发出嘲笑,并立刻……”"},
    “立刻怎么了?”"},
    “你猜?”{n}左边的青蛙在嘲弄右边的那只。{/n}“这本书到底有没有完结的时候啊?我还以为这名法师在最后一章会穿过长满巨捕蝇草的原野,努力逃避一大群独角兽,并最终死去!”"},
    “哦,说的就好像你懂文学似的,你这只愚蠢的癞蛤蟆!”{n}这名侏儒看着你。{/n}“啊,你好啊,又见面了,旅行者。我好像还没有介绍过自己。我是妮尔德·左顿瑞普,这两个蠢货是我的兄弟,韦尔和鲁尔。”"},
    “哦,你回来了!”"},
    “他看上去好像褪色了。”{n}朱比罗斯特的语气非常沉重。{/n}"},
    “没关系的,我还能坚持。左顿瑞普家的人可没那么容易倒下!”{n}妮尔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n}“我和我的兄弟在很早以前就丧失了颜色,不过死神还没能把我们带走。”"},
    “哈哈哈,这两个蠢货阅读了规则!然后规则已经被人下咒了!”{n}妮尔德那黯淡无色的眼睛里突然闪烁起疯狂而快乐的火焰。{/n}“阅读规则的人都会变成青蛙!所以我现在有两个青蛙兄弟。我打算就让他们保持现在的样子。不然我哪还有可以如此开怀大笑的机会?”"},
    “是的!”{n}妮尔德很快回答道。{/n}"},
    “不!”{n}右边的那只青蛙开心的说道。{/n}"},
    “闭嘴,鲁尔!我们肯定读过了啊!我们读了规则才会变成青蛙。不然我们现在为什么要坐在这儿呱呱叫……”"},
    “是啊,没错。但是他不是想要阅读变青蛙的规则。每一根柱子上的规则都不一样。有的会让你变成青蛙,有的会让你说‘触手’,而有的会让你像疯了似的大喊大叫。真搞笑,是不是?”"},
    “一点都不搞笑。”"},
    “你是在怀疑我们吗?为什么我们要给规则下咒,然后自己还去阅读?又为什么要让你去也读,给你也下咒?”{n}妮尔德扶了扶她那荒诞的头盔,摆了个俏皮的造型。{/n}"},
    “你脑筋挺灵活的,嗓门也挺大。我很喜欢你!”"},
    “因为你是个侏儒!只有侏儒会用恶作剧整蛊身边的所有人,然后开开心心地跳进自己恶作剧的陷阱里。”"},
    “让我们来讨论一下触手的事吧。还有谁会想要让其他所有人都说出‘触手’这个词?而且还有谁会落入自己的触手,以此取乐?”"},
    “这里的一切线索就指向侏!儒!你觉得太有趣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所以落入了自己的陷阱之中。因为这太!有!趣!了!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啊,虽然我们其实只是来欣赏表演的。我们觉得这场赛事一定会很有趣,而且果不其然!”"},
    “你为什么一定要责怪我们?做这件事的明明是我们的姐妹!”"},
    “不要打小报告,鲁尔!你只是在嫉妒妮尔德想出了这个点子!”"},
    “你真无聊。我们这么做只是因为我们想做。你只需要想想这是多么有趣啊,一场辩论会里,参赛选手要么是大喊大叫,要么是不断在说触手,要么就是在呱呱叫!”{n}妮尔德狂笑不止。{/n}“不过我们都是诚实的参赛者,我们也给自己下了咒!因为我们并不想要得到什么优势,这样太不公平!”"},
    “呱呱!”"},
    “呱呱。呱呱。我们只是蠢青蛙,我们什么都不懂!”"},
    {n}妮尔德假装什么都没听到。{/n}"},
    “{name},我知道这样让你很意外……不过我们就保持现状吧。我已经准备好参加辩论了。这个样子也可以。无非就是一直呱呱叫罢了。”"},
    “{name},我想要说……就让我们保持现状吧。触手应该可以很轻松赢得辩论,就算是‘触手’这个词会不断从我嘴里冒出来也没关系。”"},
    “我提前向你道歉,我可能会突然大喊大叫起来。但是我们就!让!一!切!保!持!现!状!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虽然这样大喊大叫让我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傻!瓜!”"},
    {n}令人惊奇的是,朱比罗斯特松了一口气。{/n}"},
    {n}妮尔德愤怒地看着你。{/n}“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准备好这个恶作剧!你到底明不明白,当你失去全部颜色以后,要完成这件事会有多困难……算了,你赢了!”"},
    “你想和我们打一场?还是想抓我们?好啊,来吧!这样一定会更有趣!”{n}妮尔德笑了起来,青蛙们也开心的呱呱附和。{/n}"},
    “啊,你在这里!还好找到你了。我已经尽可能拖延时间了,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走吧,快点!”"},
    “还有很多剧情!她把他抓起来当做人质,足足扣押了四章的篇幅。我就喜欢这种非常真实的情节。在这个作家的上一本书里,他只花了五分钟就从这名邪恶法师的魔掌里逃脱出去了……”"},
    “她中了{g|Bleaching}脱色{/g}的诅咒,就快要死了。”{n}朱比罗斯特的语气非常沉重。{/n}"}]},
   
    {"$id":"1","strings":[
    “主持人,你为什么要用复数形式称呼自己?”"},
    “你回避问题的方式真是厉害。我只认识一名来自第一世界的始祖,他叫做众者塞卡”"},
    “我们开始吧。”"},
    “朱比罗斯特,琳翠?我们应该怎么回答?”"},
    “魔法。”"},
    “众神。”"},
    “它自己的意志。以及触手。”"},
    “它自己的意志。”"},
    “请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们这些从第一世界来这里的生物会举办这么一场辩论会?”"},
    “你觉得呢,朱比罗斯特?”"},
    “是知识。”"},
    “是我们的过去。”"},
    “是野心。”"},
    “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一对邪恶的双胞胎兄弟。”"},
    “是记忆。”"},
    “朱比罗斯特?”"},
    “一锅汤。”"},
    “一个秘密。”"},
    “一幢房子。或其他什么财产。”"},
    “荣耀。”"},
    “骑士!”"},
    “巨龙!”"},
    “树桩!”"},
    “骑士!”"},
    “骑士!”"},
    “巨!龙!!”"},
    “树桩!”"},
    “巨龙!”"},
    “树桩!”"},
    “我想要知道侏儒们为什么离开了第一世界。”"},
    “我想要知道袭击我的男爵领的灾难,那场开花,是什么。”"},
    “主持人,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举办了这么一场辩论会。”"},
    “我想要知道我的真爱是谁,我的人生将会和谁一起度过。”"},
    “我想要知道如何获得力量和永恒的生命。”"},
    “能不能帮我的宠物起个不错的名字?”"},
    “我的祖母!”"},
    {n}这名披着斗篷的生物看上去非常平凡,但是仔细观察一下就可以发现,这个人的轮廓在不断的颤抖和变幻着,就像是在迷雾中一样。{/n}\n“欢迎来到风牛马辩论会!你可以称呼我们为‘主持人’。我们就是今天这场盛事的发起者。”"},
    “你们已经读过规则了,对吗?倒不是说这些规则有什么用处。我们一直拖到后天才完成了真正的规则的制定,然后就把它们全忘记了,所以不得不又制定了新的规则。所以规则很简单,你想要,你就会得到奖励,可以问我们一个问题。所以这次比赛其实就是回答问题。我们问问题,然后每三个人选出一个人来作答。而且永远必须是同一个人答题,其他人只能给出提示。我们来看看啊……答题的人是,你,小狗头人,你,阿尔弗雷爵士,你,妮尔德,还有你{name}。”"},
    “记住一点:在我们风牛马辩论会,答案不分对错。每一个答案都有其权重,而且每一个答案都会进行衡量。不要选最轻的答案,你的对手可能会找到更重的论点。而且最重要的是,权重轻的答案在我们看来不够有趣。”"},
    {n}你听到斗篷下面传来了笑声。{/n}“你懂得,你曾经见过我们,{name}……只不过时间不同,你见到的也是不同的我们。目前我们还不打算暴露我们的真实身份,请谅解。”"},
    “当然。你一定能猜到那个{g|Shyka}塞卡{/g},{g|FirstWorld}第一世界{/g}中最诡计多端、最神秘的神祇,他和这场盛事有一定关系。”"},
    “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也不是第一次你让我们刮目相看了。”"},
    “开始嘶嘶!”{n}狗头人开心地跳了起来。{/n}"},
    “我们准备好了。”{n}骑士庄严地点了点头。{/n}“尽管要说触手。”"},
    “好吧!我们来看看这些{g|FirstWorld}第一世界{/g}的家伙有什么本事!”"},
    “你们之中有的人看上去非常严肃……那么我们就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开始吧:什么东西可以移动大山?”"},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问问题的是第一世界的妖精,而且他们说的很清楚,不够重量级的答案是不行的。我相信‘它自己的意志’这个答案不错。在{g|FirstWorld}第一世界{/g}中,大山通常会移动位置,而且至少有一座大山是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移动位置的。那就是乌拉斯峰,移动山脉泰狞的一座山峰。”"},
    “我希望你别犯傻,能看出来这是个触手。回答‘它自己的意志’。在{g|FirstWorld}第一世界{/g}中至少有一座山拥有触手。这一次不是开玩笑。触手!乌拉斯,移动的山脉,它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用触手移动。”"},
    “要是我又开始大喊大叫,我们的对手就会听到了!不过我必须要冒这个险。回答‘它自己的意志’。在妖精的世界里……该!死!的!……山脉是可以移动的。其中有一座山脉特别出名,泰狞山脉的乌拉斯峰,是可以自!己!移!动!的!”"},
    {n}你听到斗篷下面传来了笑声。{/n}“我们喜欢这个答案。这一个答案顶两个。但是其他人会如何回答呢?什么东西可以移动大山?”"},
    “我们听到了。其他人会如何回答呢?什么东西可以移动大山?”"},
    {n}这名小狗头人绝望地皱起眉头。{/n}“是不是……巨龙?巨龙可以移动大山!”"},
    “信仰和神圣力量。你听到了吗,我忠诚的触手?信仰滋养了我们。只要对我们的触手有着忠诚的信仰,和正义的理由,一切都在我们的触手之内!”"},
    “传送法术,哈哈哈!说不定我都可以移动一两座大山……嗯,这么说来我倒是有了一个灵感……”"},
    “我们听到你的答案了。现在请听我们说。当然,诸神和魔法可以移动大山。但是这个答案太平凡,可以用来回答任何的问题。一个人要如何跳过一座房子?魔法!如何使用蓝色涂料把篱笆漆成黄色?神力干涉!这种无足轻重的答案是最烂的。”"},
    “‘它自己的意志’就是非常不错的答案。意志和欲望是我们所有情绪、行为、和决定的基础。如果大山拥有意志,那么它就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移动自己。\n这一轮角逐非常有意思。让我们提出下一个问题吧!”"},
    “很遗憾这一轮没有任何人获得胜利。即便回答巨龙也是不对的。让我们提下一个问题吧!”"},
    “现在请听第三题。我们每一个人出生时,都伴随这一只怪物同时出生。我们生活的每一天,这个怪物都在成长。它可以给我们带来痛苦,给我们带来快乐,或者不动声色就将我们杀死。它是什么?”"},
    “先赢得比赛,然后再提问。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我们才不要浪费掉如此珍贵的一个问题来揭晓妖精和他们的主人的动机。我完全想象不到他们的答案会有多么荒谬和愚蠢。”"},
    “当然啦,能浪费一个珍贵的触手来揭晓妖精的动机是什么,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呢?我的每一只触手都激动得发抖了,都在等待着这个珍贵的信息!”"},
    “绝对不行!我们不应该浪费掉一个珍贵的问题来揭晓妖精的动机。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考虑。”"},
    “啊,我真不该逃掉{g|AcademyofGrandArts}大学院{/g}的哲学课!这样的问题真是让我感到困惑!并不是因为我无法想到答案,而是因为我同时会想出一千个答案来,而且在这些答案面前我简直无所遁形。!”"},
    “考虑到这个问题是由一名妖精的代表所提出来的,那么答案可能涵盖的范围非常广,从‘歌唱’到‘嗜好甜点’都有可能!不过我们还是来用逻辑分析一下。谜题的最后一部分可以忽略,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几乎一切东西都可以在不同的情况下帮助你或杀掉你。最重要的是,这个谜题明显是在指一个生物的某种品质或特性。某种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另外一点是,这个东西会成长。我想要回答‘知识’。每一天我们都会学到新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们对于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了解会不断成长。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个过程会慢得可笑……”"},
    “我们听到你的答案了。其他人会如何回答呢?这个怪物是什么?”"},
    {n}小狗头人抓住了自己的脑袋,压力山大。{/n}“会不会是嘶嘶……巨龙?”"},
    “我不知道这么回答对不对,不过最伟大的触手就在我们心中。我们在我们的灵魂里饲养着一只触手怪兽,我们用愤怒、傲慢、和触手来喂养它。最终它会冲破出来,杀死我们。不过触手必须承认,这只怪兽也会给坏人和触手带来力量。我们喂给我们怪兽的毒药却滋养了它们。”"},
    “是好奇心!它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而且每一天都在变大,它将我们从{g|Bleaching}脱色{/g}的诅咒中拯救,而且你要知道它杀死了多少人……”"},
    “都是很有趣的答案。除了巨龙。唉,巨龙不算。‘好奇心’也不够有分量。我们所说的怪物必须拥有不断成长的特性。很多人的好奇心会随着年龄而减弱。”"},
    “反正我到头来只会说‘触手’,问我有什么用?触手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希望你明白。触手!那么,如果我们按照逻辑来分析,伸展我们思想的触手,答案一定是生物的某种特性。嗯……触手……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而且在生命的过程中不断成长。就像触手一样!你猜我现在想发誓永远不说哪个词了?触手!我是说,知识。答案是知识。我们每一根触手都在获得知识,它可以帮助我们,也可以杀死我们……”"},
    “至少这个词我是不介意大喊出来的。知!识!自出生起,一个人就开始积累知识,而且知识会随着每一天的经历而不断成长。知!识!可!以!推!动!我!们!前!进!或!灭!亡!”"},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说是野心。许多人没有野心,许多人的野心随着时间被消磨殆尽。嗯,只有一个答案在一定程度上符合这个问题的要求:心魔。阿尔弗雷爵士,这一轮你赢了。”"},
    “心魔这个答案还不错,不过另外一个答案更妙。我们的过去就是永远无法分割的怪物,即便死亡也不会变。活着的每一秒它都在成长。它包含一切,我们的渴望、我们的野心、我们的知识、我们的成功和我们的失败。它可以是拖累我们的累赘、也可以是让我们乘风翱翔的翅膀……请原谅我们这句诗没有押韵。我们宣布,您,{name}{mf|男爵|女爵}和您的三人组,赢得了这一轮的胜利!”"},
    “我们非常喜欢知识和心魔这两个答案,不过它们似乎都还不够分量。我们希望能听到更加……实质的回答。我们宣布,阿尔弗雷爵士和{name},以及他们各自的三人组,同时获得了这一轮的胜利。不过请记住,二人同时获得胜利,就是说每个人只获得了一半的胜利。”"},
    “‘记忆’倒是不错的答案。我们同样也非常喜欢我们每个人的心魔这个答案。很遗憾,两个答案都不够分量,不过我们还是决定接受。那么这一轮,我们宣布两组同时获胜,阿尔弗雷爵士的三人组和{mf|男爵|女爵}的三人组。”"},
    “鉴于所有的答案都不是太好,我们决定宣布阿尔弗雷爵士和他的心魔答案获胜。不过我们并不觉得这个答案很优秀。”"},
    “有一样东西,当被很多人拥有时,它会变得衰弱,当没人拥有它时,它会死亡,它是什么?”"},
    “这个问题想都不用想。是‘荣耀’。荣耀不能被很多人拥有,因为那样的话它就会失去价值。当然,也不能完全没人拥有。”"},
    “什么?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这些蚊子真是美味啊……”{n}这只青蛙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咒骂起来,{/n}“邪魔把那些蚊子都带走吧!变成这个样子我都快要疯了!那么,答案是……我觉得应该是‘荣耀’。荣耀不应该被许多人拥有,这样的话每个人的价值就减少了。”"},
    “荣耀。回答‘荣耀’。”{n}朱比罗斯特停下来、表现得非常紧张、似乎是在等着他的诅咒生效。{/n}"},
    {n}这只小狗头人看上去都快要哭了。{/n}“我不知道嘶嘶……会不会是嘶嘶巨龙?”"},
    “是骑士的心灵,我以我的触手发誓!骑士的心灵属于他自己,也属于他正义的事业,也属于他最伟大的触手。但不属于每一个人!”"},
    “韦尔,看我的翻白眼!”"},
    “傻子,把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上!”"},
    “这样回答不行。这一轮我们不接受左顿瑞普三人组的答案。不过你确实是一个翻白眼的高手。现在来听听其他人的答案吧。心灵并不是最佳的答案。即便是在骑士之中,许多人的心属于美丽的女人,或是慈祥的母亲,还有他们的朋友,他们的长官,他们正义的事业,以及一顿丰盛的美餐。特别是丰盛的美餐。而且这些人的心灵属于‘许多人’时,它们也没有变弱。”"},
    “荣耀是个差劲的答案。只有极度自我,不愿意分享功劳的人才会认为荣耀不应该属于很多人。一个人的荣耀不会因为其他人也拥有荣耀而遭到削弱。我们本来很想要接受巨龙这个答案,不过,唉,这一轮没有人获得胜利。”"},
    “我们很高兴能听到‘一锅汤’这个答案,不过即便没有拥有这口锅,它也不会消失。硬要说的话,一锅汤顶多会失去吸引力,尤其是放在太阳下暴晒太长时间的话。所以,很抱歉,这个答案不太符合。而且‘巨龙’也不是个符合要求的答案。没人答对,那么我们继续吧。”"},
    “秘密确实是个不错的答案。知道的人越多,它就越不够神秘。而且如果没有一个人知道,它就会消失。您的三人组赢得了这一轮的胜利,{mf|男爵|女爵}!”"},
    “有的人不喜欢分享自己的财产。其他人会怎么说呢?”"},
    “财产也是个差劲的答案。大多数财产的拥有者只能不断将其增加或扩大。而且,这个答案也很无聊,我们无法接受。所以……这一轮无人获胜。”"},
    “最后一个问题,然后我们就来宣布最终的结果。我已经厌烦问问题了。你知道一个叫‘骑士,巨龙,树桩’的游戏吗?骑士击败巨龙。巨龙烧毁树桩。但是骑士会走进树林,被树桩绊倒并摔死。所以树桩会杀死骑士。”"},
    “小孩子的游戏。太棒了!”"},
    “这就是风牛马辩论会。要不然我们来玩个游戏?你们两两分组,然后在我下令时同时喊出你们选中的词语。喊出‘骑士’的会击败喊出‘巨龙’的,喊出‘巨龙’的会击败喊出‘树桩’的,喊出‘树桩’的会击败喊出‘骑士’的。我们决定让阿尔弗雷爵士对战狗头人,而妮尔德·左顿瑞普则对战{mf|男爵|女爵}。然后两场比赛的胜者再互相比拼。那么第一对准备好了吗?我数三声,然后喊出来!一,二……三!”"},
    “巨!龙!”{n}妮尔德大叫道,同时她准确无误地模仿出了狗头人的神态,然后自己大笑起来、满地打滚。看起来对她来说,自娱自乐比这场比赛更重要。{/n}"},
    “树桩!啊,可恶……”{n}妮尔德挥了挥手。{/n}“我还打算作弊的,但是没来得及想明白怎么作弊!”"},
    “巨……”{n}妮尔德刚说了一个字,但是她听到了对手喊出的词,于是还没有说完就笑得弯下了腰。{/n}"},
    “骑士!”"},
    “巨!龙!”"},
    “这游戏真是太容易猜了,不过还挺好玩的。”{n}看来主持人非常喜欢这个游戏。{/n}“幸好我们没有预测未来。否则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阿尔弗雷爵士获胜。现在我们来看看第二对的比赛。你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巨龙获胜!获胜!获胜!”{n}这只小狗头人非常替你高兴(以及你的巨龙),就好像是他自己获胜了一样。{/n}"},
    {n}阿尔弗雷爵士鼓起自己壮硕的胸膛,深吸了一口气,不过突然被诅咒迷惑了神智。{/n}“触手!”"},
    “那么,{mf|男爵|女爵}获胜。现在,两场比赛的胜者对阵,{mf|男爵|女爵}对骑士。一,二……三!”"},
    “平局。我们再来。数到三。一,二……三!”"},
    “妮尔德·左顿瑞普赢下了这轮。不要哀伤不要叹气,朱比罗斯特先生,您如此失落,就连方圆一百步之内的花朵都会枯萎凋谢的。再说了,您还没有完全失败嘛。最终结果还没有得出。那么决赛对阵是,妮尔德对阿尔弗雷爵士。一,二,三!”"},
    “树桩!哦,又是一场平局吗?{mf|男爵|女爵}就像是我的另一名{mf|兄弟|姐妹}!英雄所见略同嘛!”"},
    “树桩!树桩,树桩,树桩,万岁!”"},
    “这一局没人获胜!嗯,不过还是挺有意思的。那么现在我们来公布辩论赛的胜利者吧!”"},
    “我们再来一次。数到三啊:一,二……三!”"},
    {n}妮尔德和她的兄弟们发现自己的法术起了效果之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还乐不可支地吸着鼻涕。{/n}"},
    {n}主持人做出了无可奈何的动作。{/n}“我们现在不得不宣布{mf|男爵|女爵}赢得了这一轮的胜利。那么现在,最要的时刻到来了!马上宣布本次辩论赛的胜利者!”"},
    “在经过了四轮的考验之后,阿尔弗雷爵士成为了最后的赢家。虽然他只答对了一个问题,不过他和他的触手英勇战斗……”"},
    “在经过四次考验后,阿尔弗雷爵士的三人组和{mf|男爵|女爵}的三人组得分相同。但是我们只能有一个获胜者!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在经过四次考验后,{mf|男爵|女爵}和朱比罗斯特先生的三人组获胜。比赛过程……非常精彩,孩子们。非常精彩。要知道我们很少这样夸人的。”"},
    {n}骑士抬起了他的下巴。{/n}“对于我和我的侍从来说,这是无上的荣耀,我以我的触手发誓。但是作为一名崇尚荣耀的人,我必须要放弃我的触手,支持{mf|男爵|女爵}和善良的朱比罗斯特·触手先生。他们来此的理由远比我的触手重要:他们是为了拯救整个侏儒种族。以我的触手起誓,我绝对无法阻拦如此高尚的目标。主持人,请将我的触手赐予他们。”"},
    “真是莫大的荣耀!我们的对手非常强大,不过触手获得了胜利!”"},
    “真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输给了一个只会说大话和讲冷笑话的糙汉!”"},
    “你很失望,先生。因此我应该优雅地原谅你的这番冒犯之语。侍从,集合!现在我们来向尊敬的主持人提出那个最重要的问题吧。”"},
    “我很高兴能够继续聊触手的话题,这个机会可并不常有。要是我有触手,我真想用来掐死……某个人!”"},
    “再见了,{name}!啊,我们差点忘了……”{n}主持人转向狗头人,{/n}“你,小家伙。你没有获胜,但是你成功地逗乐了我们。你想要跟我们来吗?不保证你能够变成一头巨龙,不过嘛……”"},
    {n}骑士挺直了腰板。{/n}“不需要左右为难。请将触手颁给{mf|男爵|女爵}和朱比罗斯特·纳斯罗泊先生吧。我以我的触手起誓,我的侍从和我为了这次征程付出了很多努力,不过一名骑士的触手则要求他尊重值得尊重的对手。我们全心全触手的表示,我们退出这次角逐!”"},
    “那就这样吧。{mf|男爵|女爵},作为你的三人组的发言人,你可以问问题了。请仔细考虑。我们会诚实回答,不过有的时候‘我不知道’也是一种诚实的答案。请问我们一些重要的问题,一名来自{g|FirstWorld}第一世界{/g}的主持人应该知道答案的问题。”"},
    “恭喜你们,女士们先生们!我以我的触手发誓,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mf|男爵|女爵},按照之前的约定,作为你的三人组的发言人,你可以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另外我们决定让你多问一个问题,作为对你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机智和幸运的额外奖励。”"},
    “你的三人组的表现比我们所预期的好太多了。因此,你可以向我们提出不止一个问题,而且也不是两个,而是三个问题!当然必须由你的三人组的发言人,{mf|男爵|女爵}来提出。”"},
    “你的三人组在比赛中表现非常出色,所以我决定允许你问四个问题。现在请{mf|男爵|女爵}提问。”"},
    “现在把提问权交给你,{name}。请仔细考虑你的问题。我们会诚实回答,不过有的时候‘我不知道’也是一种诚实的答案。请提出来自{g|FirstWorld}第一世界{/g}的主持人应该知道答案的问题。”"},
    “{name},你还记得吗?侏儒的命运……”{n}朱比罗斯特突然闭口不言。他欲言又止,但最终并没有发出声音。{/n}"},
    “兄弟,你中了我的沉默法术!哈哈哈!现在他要怎么办呢?来吧,兄弟们,我们快跑!”"},
    {n}主持人笑了起来:{/n}“你们这些小孩子真有意思……你说这是个宠物的名字?”"},
    “我发现了,你喜爱激情燃烧的灵魂。你喜爱瑞贡尕,而他也非常欣赏你。不过你的感情道路才刚刚展开。”"},
    “这很简单。你应该选择奥克塔维雅。你对她一见倾心,而她对也有那么一些好感。不过这段感情并不容易。前面的道路还很长……”"},
    “真是微妙……你的心受到崔斯提安的吸引,而这个性格开朗的家伙也对你充满热情。不过目前来说先这样吧……我们不应该揠苗助长。”"},
    “一片衷心遇上一片衷心。你喜欢勇敢的瓦尔瑞,而且她也受到你的吸引。但目前仅此而已。”"},
    “瑞贡尕和奥克塔维雅?现在要下断言还太早了,不过我们能看到你的内心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纳两个人。阿尔弗雷爵士绝对不会赞同这样的行为!”"},
    “等等……这有点……出乎意料。{name},在你的内心,我们看到你对你的梦中人有着无限的渴望。不过要小心,要选择这条道路就意味着你会放弃其他所有人,而且你深爱的人会先让你感受到无尽的痛苦,然后才会给你带来快乐。而且……不不不,我们不能再多说了。”"},
    “我们想要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问这个问题……好吧,我们来看看……这件事还没有发生……而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所以对你来说,这是发生在未来的事……而这件事则是过去的一段插曲,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n}主持人一直这样喃喃自语了很长一段时间。{/n}"},
    “我们觉得很无聊。”"},
    “这就是妖精。”"},
    “如果你试试像我们一样,以多人的身份生活。你对于娱乐的看法可能会大为改观。”"},
    “哦,这个问题很简单。还是说真的简单吗?曾经,一名来自{g|FirstWorld}第一世界{/g}的强大生物非常不明智地激怒了比他更强大一百倍的人。她受到了诅咒,并被扔到了这里,来到了{g|Golarion}葛拉利昂{/g},来到了{g|StolenLands}失窃之地{/g}。现在我们不必深入讨论细节,反正就是她将诅咒也传给了这里的居民。简单来说,不处理掉这名不速之客,你的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总之,这个话题我们已经深入地谈过了……在你的明天,我们的昨天。”"},
    “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简单的答案,没有什么分量的答案,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不是吗?我们希望我们的辩论已经让你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我们会给你一个不同的答案,一个好答案,有价值的答案。”"},
    “一堆胡言乱语……”"},
    “你需要首先走过漫长的人生道路。然后才有资格批评我们胡言乱语。不过等你明白之后,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将来的某一天,你将有机会饶恕一名宿敌。我们甚至希望能告诉你,你应该这么做。如果你拒绝,你会在经历过无数苦难之后获得力量和永恒的生命。但是你会同意吗?”"},
    “这就是你最后的问题。”"},
    “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白费力气!你居然没有问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既有答案,又没有答案。不过这段旅程非常精彩。{name},等我们回到都城之后再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
    {n}狗头人开心地的跳了起来,然后仔细地考虑了一下,并指向他的跳鼠,问道:{/n}“能带上我的朋友们吗嘶嘶?可以吗嘶嘶?”"},
    “那好吧!”{n}带着斗篷的生物笑了起来。{/n}“所有人都听好了!风牛马辩论会现在正式结束。我们会帮大家解除左顿瑞普的恶作剧……大家后会有期!”"},
    “我们不认识这名优雅的女士,不过不知为何我们感觉到这个答案不是太严肃……其他人会如何回答呢?”"},
    {n}主持人意味深长地保持沉默,并不打算回答。{/n}"},
    “我们在你的心中没有看到任何人。似乎你宁愿选择单身的道路。或者也可能你还没有遇到你的真爱。”"},
    “如果是马,就叫它‘青鱼’吧。马就该起个鱼名儿。”"},
    “叫它‘超巨大外星仓鼠’吧。不巨大也可以这么叫。不是仓鼠也没关系。”"},
    “既然‘吠灵’已经有人叫了,那我建议叫‘零蛋’。”"},
    “把你脑中浮现的词前面加个‘无’。这样很容易就能起出‘无光’和‘无惧’这种动听的名字。当然啦,也有可能变成‘无蹄’或者‘无牙’这种情况,不过好歹也挺经典的!”"},
    “你的宠物是不是驯鹿?如果不是驯鹿,那就随便用你知道的语言管它叫‘驯鹿’吧。我上次就见到一只叫‘驯鹿‘的动物,那可真是充满魅力呀。令我惊讶的是,它居然来自一个叫咆哮裂谷的不祥之地……”"},
    “叫它’隐形杀手小马驹‘。别问我为什么。”"},
    “你似乎真的欣赏角和尾巴。你正在玩火,而这是一个可能导致悲惨结局的游戏——不过它同样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一切都掌握在你手中。”"}]
    ```
7
永不复焉 / Re: 【论坛团】永雨之城的诅咒
« 最新帖子 由 醉日逐舟 今天14:07:45 »
格拉枯坐在地上,反刍着今夜的记忆:铁匠区...工会...下水道,这些地方对你来说熟悉又陌生,你的神经簇刺痛着,纠缠着
污水,血,战斗,尸骸,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你看到另一名流浆体在尸体中漫步,解决掉濒死的敌人并拿走一切之前的东西...
你看到几位兴奋的鼠人正切掉死者的手指来取下一枚金戒指...
你看到那群面色凝重的钢铁巡逻队员用厌恶的目光扫视着战场...
你看到刚刚感染兽化病的流浪汉坐在尸体上放声大笑...
那些过往的片段,抑或是幻觉在你的脑海中交织,有人说战斗能改变一个人,好比贪得无厌的魔鬼逐渐吞噬掉你的灵魂

你已经变了吗?你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吗?


* 格拉·咯拉 升至2级
* 赫尔曼·影刃 升至2级
* 阿发 升至2级
* 妮菲莉雅·梅利安涅 升至2级
* 泰雅·耐罗 升至2级
8
紫阁 / 水落石出 完結
« 最新帖子 由 靜海聆 今天13:55:42 »
维林仔细体会了下这句话的语气

維林覺得她有些期待,但是眼神在自己臉上三秒之後就轉到了羽毛筆輕輕點著的部分。

维林察觉到伊丽莎白的动作,也扭头和她对视了一下:“我记得。你看起来不像暴君,那么你一定是酒馆老板。” 他咬紧嘴唇,“我该如何让你指引我?还是说……” 他的目光在其他人身上打转,“我需要先找到暴君?”

維林的耳邊傳來羽毛筆點在紙上輕輕的噠噠聲。

维林转头看看伊丽莎白用羽毛笔在点着哪里

維林看到伊麗莎白的畫介於草圖和成品之間,有的地方用黑色加粗線條描繪著,筆尖點的正是一小塊這樣的線條。那是一個人的衣領,肩部的線條和他身後的小溪邊界交匯在一處。

維林突然覺得就這一小塊黑線來說,自己十分的眼熟,似乎剛在哪裡見到過。
隨即就反應過來,這是自己剛臨摹過的比較靠天井中心的一塊地板花紋。

维林再从这一块延伸出去看看花纹的其它部分在画中是否有对应的地方

維林順著那條小河的紋路往下找,試圖找到另一塊自己熟悉的花紋,果然,他在第二塊被伊麗莎白描黑的地方發現了類似的花紋,但這次有些不同,這些花紋除了豎直方向的變化不大外,水平方向的扭曲度都發生了一些擠壓。

維林突然靈光一閃,回憶起自己看過的一些地圖,地圖上的地形和真實的形狀並不一樣,更多地是將它們在平面上的相對位置展示出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當一張地圖是以中心為世界焦點時,所有離中心越遠的東西就會被放大。如果將世界中心改為畫面的上部,則代表同樣地形的線條和圖形看起來和世界中心在中間時相比就會是壓縮的。
這樣的變形規則此時似乎就體現在了維林的臨摹和伊麗莎白的畫面中。


维林先观察一下伊丽莎白的画,把藏在其中的花纹单独拎出来看,这些花纹经过变形之后有变得更形象了吗?

維林覺得這些紋路明顯是一個人身穿長跑的人,背向看畫者向遠處行去,側面露出一手在胸前做祈禱狀,一手高舉——維林發現這是整張畫最上面的部分,原本圓環花紋應該是缺失的,但伊莉莎白在那裡畫了一個像桌子一樣的方型,讓它看起來像是這個人舉著一張牌。

维林眨眨眼,小声发出惊叹:“你一开始就发现了?”

「這是瓦瑞西亞人關於哈羅牌的一個傳說。」伊麗莎白小聲說。

維林回憶起那些關於哈羅牌的神奇傳說,據說以前的哈羅牌並不是現在的圖案,有一些已經失落的哈羅牌,但都具有非凡的魔力。其中一張就是偉大的夢想者。她不屬於任何花色,但總能指引懷有夢想的人前進的方向。


维林若有所思,喃喃地说:“梦想者……我听说她。”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抬头盯着伊丽莎白的眼睛问:“你认为她就是我们真正的考官?”

伊麗莎白搖搖頭,回頭看了一眼後面,「考官是誰並不重要,但命運之輪已經在轉動了。這裡,缺一張牌。你既然認出了夢想者,就有責任把缺失的牌找出來,放回去。」她的筆將畫中人手中舉著的牌描了一下黑邊。「這就是你的命運。」
伊麗莎白啪地一聲扔掉了筆,長出了一口氣,似乎完成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書籤趕緊把掉在地上的筆叼起來,插回墨水瓶中。
一人一鳥開始收拾東西,筆記本,筆,墨水,都被收進精巧的盒子裡。


维林也转过头,顺着她的目光看看后面现在都有谁

維林順著她的目光,看到了諾桂和兜帽男。

维林低声对伊丽莎白说:“多谢你。” 然后起身走到诺桂和兜帽男之间,抬手朝着兜帽男的方向施放侦测魔法

維林的舉動引起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兜帽男甚至抬起了頭,「喂……」他的聲線怪異,比普通人略高一些,但最終他還是沒有動。維林視野中出現了靈光。
「這樣是不是有些不禮貌?當著我偵測我?」兜帽男戲謔地問。


维林维持专注,确认一下灵光是从兜帽男身上散发出来的吗

維林發現,靈光是從他周圍的建築上散發出的。

维林放下手结束法术,走到兜帽男面前直截了当地问:“可以请你解下披风吗?”

「不可以。」他直接地拒絕了。

“如果我说我怀疑你偷走了情妇呢?” 维林提高自己的声音,确保其他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沒有。」他笑著說。
其他人都轉臉看著兩人。


“言语就像风。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清白,就解下披风摘下兜帽给大家看。” 维林一字一句地说

「言語就像風,你有什麼證據就讓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呢?如果我現在說我懷疑你把牌藏在……褲襠裡,你可以把褲子脫了自證一下嗎?」他看了一眼伊麗莎白,對維林說道。

维林咬紧嘴唇,“如果我那样做了,你会解下你的披风吗?”

「不會。我不會因為蠢人的蠢行而成為他的同類。」他溫柔地說,「所以你不必這樣做。」
維林覺得兜帽男的披風一側有個地方不明顯地凸起著,並沒有平滑地下垂。


“那么,我知道一个更直接的方法。” 维林盯着对方藏在兜帽下的脸,飞快地伸手去揭有凸起的那一侧披风

一個身影飛快地從披風中鑽了出來,往樓梯跑去。

维林见状大步跟上
“站住!”

诺桂也朝窜出的身影追去,同时试图看清身影是谁。

「哎呀你別找我呀!我不喜歡你!」霍蘭德聲音飛快地跑上了二樓。貴族青年想要阻攔他卻被他敏捷地踏著椅子躲了過去。

维林跟着半身人往楼上跑,跑到二楼楼梯口站住搜索半身人的身影

「霍兰德?这是怎么回事?」诺桂大声地问着也追上楼。

維林看到霍蘭德正在迴廊盡頭對著一個門鎖鼓搗著。

维林大步跑过去想逮住他

「哎呀你想做什麼?」霍蘭德一邊繼續大喊一邊再次嘗試打開面前毫無反應的門鎖。但此刻維林已經跑過了一半的迴廊,諾桂也上了二樓。

“把情妇交出来!” 维林一边跑一边喊

诺桂也冲了上去「等等我呀!」

維林聽到噠的一聲,門鎖被打開了,霍蘭德飛快地推開門衝了進去,回身把門關上。剛好維林衝到門口。但是……他把牌插在了門鎖上。
諾桂也跑到了迴廊的中間。


诺桂继续往门口跑去。

维林伸手去拔门锁上的牌,然后抓住门把手用力推门

門被鎖上了。

维林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手里的牌,是失踪的情妇吗?

諾桂也追到了門口,維林手中確實是情婦。

维林对着牌侦测魔法检查一下

和之前失落幾乎一樣的靈光展現在維林的視野中。

诺桂拍了拍门,在门口大声地喊道「霍兰德?听得到吗?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们?」

「壞人會抓我!結束之前我是不會出來的!咦?這裡怎麼這麼多好吃的……」聲音小了下去。

维林松了口气,结束法术,拿着牌慢慢走回一楼,把手里的牌放到桌子上,看了看周围的人,轻声说:“找到了。”

鼓掌聲從蓬蓬裙小女孩處傳來。兜帽男也站直了身軀,往前走來,「多少年了,都沒人能看出這最後一個方法。」他的臉暴露在陽光下,大家這才發現,這是一個貓人。

「可以让我也进去吗?其他人拿了“情妇”就走了,现在我身边没有其它人了!」诺桂继续在门外说道,不过声音稍微小了一些。

维林眨眨眼,看看兜帽男又看看蓬蓬裙女孩

「伊麗莎白,進入學院後負責清掃天井三個月,作為你干涉考試的懲罰。」兜帽男褪下兜帽,美麗的毛皮花紋展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對著伊麗莎白亮了亮爪子。
伊麗莎白哼了一聲,沒有回應。靜靜地站在那。
「這是怎麼回事?」貴族青年走到貓人旁邊,驚疑不定地問,「你……您是?」


维林觉得自己的胃部被人抓紧了,看着猫人没有说话

蓬蓬裙女孩走到中間,輕輕拍了拍桌子,蓋好的木盒突然出現在那裡,就像原本就在那從沒移動過一般,原本桌上的情婦也不見了。
「我選他。」蓬蓬裙女孩指了指眼鏡男,「剛好缺一個分析材料的幫手。」
「你們製作組真的無聊透了。」貓人優雅地走到綺姬旁,伸出手做了個請的姿勢,「既然那個小半身人去吃好吃的了,那就讓我們來共舞一曲吧。」綺姬喜不自勝,將手搭在貓人的手中。
貴族青年的臉色越發蒼白,像是想起什麼般喊道:「還有一個名額!選我!選我!」
「我可以資助學院很多很多資金!」
「不,還有兩個名額。這個半精靈,歐,幸運的半精靈,將作為女王的新晉占卜師在這裡接受訓練。」蓬蓬裙女孩平靜地說。


「那,那還有一個?」兜帽女忍不住祈求,「應該還有一個名額是研究哈羅牌神秘力量的導師?我可以的!我真的……」

维林觉得好像被人当头砸了一下,两手撑在桌子上有点眩晕,急促地喘着气,好像刚刚经过一场长跑;过了好一会才抬头看着猫人、蓬蓬裙女,最后看向伊丽莎白

伊麗莎白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轉頭對維林說:「再見。」說著慢慢向樓梯走去,而書籤則一飛沖天,飛向三樓。

维林快步走上前叫住她:“等一下!”

她回頭問:「怎麼了?」

“我……谢谢你。” 维林咬紧嘴唇,“没有你,我不可能通过考试。”

「不用謝,這都是命運的指引。我不是在幫你,我只是在證明自己所追求的真相。」伊麗莎白笑了笑。
「真正的占卜……會告訴我們真相。哪怕它還未發生。」


维林愣愣地看着女孩,“那么……祝你好运。”

「再見。」再次告別後,伊麗莎白的身影消失在樓梯上。貓人帶著綺姬在椅子之間靈巧的挪動著,眾人都聽到悅耳的音樂聲響起,仿佛是為他演奏的舞曲。蓬蓬裙女孩則微笑著對其他人說:「考試結束了,散散吧。學院餐廳免費對諸位開放,請務必享受午餐。」她大聲地說著,果然,二樓的門砰地打開了,霍蘭德的聲音傳來。「我可以帶媳婦一起吃嗎?她就在外面等我呢!」

9
怪物大全(Bestiaries & Monsters) / Re: 【MC】小鬼 Imp
« 最新帖子 由 月伶 今天13:51:45 »
所以他們才是下界的原住民囉
話說刪除陣營以後,外層界的象徵性有沒有計劃要重新說明啊
10
永不复焉 / Re: 【论坛团】永雨之城的诅咒
« 最新帖子 由 不二之城 今天13:24:38 »
格拉·咯拉 | 流浆体 | 吟游诗人 | 混乱善良 | 雨中的守望者 | HP 11/11 | AC 14|角色关键属性:魅力 | 被动察觉 9 | 诗人激励(1/3) | 黑暗视觉 60尺 |
敏捷豁免+5 | 魅力豁免+5 | 体操+5 | 巧手+5 | 隐匿+5 | 医药+1 | 求生+1  | 戏法 魔法伎俩 |


兰茨伯格的下水道自有它的生态。即使记忆模糊,格拉也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哨笛吹出几声长音,它缓缓将笛子收回。


   
「我需要休息。」


页: [1] 2 3 ... 10 »